Bring me back to your September days

  小飞帽  

【星轨】【聆行】精灵的恶作剧

给我莲 @duolianhua 的生贺小甜饼~

*阅前提示:

塔克山最高的顶峰,常年冰冻,极寒。生长有结晶之花,名为“花冠华”。必须戴着手套采摘,只能维持一天,接触体温即化为飞霜。在每年霜幻雪月最后一天,常为勇士向心爱的女子告白所用。

——《星轨是天空的道路》卷6·番外·<塔克山域:花冠华礼>

  外加一些乱七八糟的设定。


=========

一切发生在他们驻留的最后一天晚上,聆空按时进屋休息之后。

这是他们拯救世界过程中路过的一座安定小城,坐落在塔克山脉之下。这座小城真的很宁静——伊洛珈可以每天悠闲地摆弄他的机器,那非则每天早早出门撩漂亮姐姐。而聆空家的大小姐,流浪的战斗少女,每天和同龄的姑娘们钻进一家花店,说是有好看的小哥哥教花艺。

对于“好看的小哥哥”,聆空是不屑一顾的。那非说是啊是啊我们三个这么帅气逼人小哥哥肯定靠边站,又说他去下一个城镇也要手把手教软萌可爱的女孩子摆弄花草。聆空听了,冷静地想了想行歌的手,看起来非常修长,攥起来非常柔软,咬起来非常细嫩……呃不是。

而见行歌每天都高高兴兴地回来,时不时带了花插在那非发间,聆空就没有表现出什么,只叮嘱了一句天气很冷,小心着凉。霜幻雪月已近末尾,正是最冷的时候。


银条已蜷成毛绒绒的一团,发出微微的鼾声,聆空也意识渐沉。

夜越来越深,聆空忽然睁开眼,与面前翅膀透明的不速之客大眼瞪小眼,房间里多了一层云雾缭绕的金色幻境。

“……你们精灵就是这样招待路过的冒险者吗?”聆空充满无奈。

精灵笑嘻嘻地:“我看你很有趣呀~有月光一样的银发,潜伏着力量的肌肉,浸过鲜血的双手,一双似乎漫不经心的眼睛~”

“所以你就把我笼到幻境里来?”聆空问,“我分分钟就打破幻境逃出去哦。”

精灵笑得有些狡黠:“你们同行的那个小姑娘,很可爱噢。”

聆空扬眉看了它一眼。

“我刚刚给她念了好梦的祈愿语,”精灵道,“但是能量不足,拜托你帮我收集一下吧~如果没有及时的补给,好梦就要消失啦。”

“……我拒绝。”聆空感到一阵无语。这是什么情况,一个精灵好心给行歌许了个好梦,又因为能量不足所以“绑架”自己去收集能量?

精灵还真是随心所欲爱恶作剧的物种。

随心所欲爱恶作剧的物种叫起来:“你不要这么无情嘛,你们明明是同伴呢!万一人家正在梦里表白,你就是打破少女心的凶手!”

“……你们精灵想象力真丰富。”聆空翻了个白眼,慢吞吞地说。


这样闹腾的精灵年纪一定不大。聆空无所谓由小家伙闹一闹,反正精灵的幻境不影响房间里的自己“本体”的睡眠,就顺着精灵的要求去收集能量了。

聆空:“你需要什么样的能量来完成她的梦境?”

精灵:“为了填充少女的思念,我需要深夜窗前的一缕月光。”

聆空:“现在就是深夜啊,月光挺亮的,你可以去窗户那边收集了。”

精灵:“嗯,其实这个我已经收集好了。”

聆空:“……”

聆空:“还需要什么?”

精灵:“为了圆满少女的梦想,我需要初春天边的一朵白云。”

聆空:“这种东西……你们精灵不是应该储备了很多么?”

精灵:“是的,所以这个我们也已经有了。”

聆空:“……你能不能直接说,你缺什么?”

精灵:“为了缤纷少女的爱情,我需要清晨娇艳的一朵花冠华。” 

精灵:“我缺一朵沐浴着清晨的阳光的花冠华。”


“所以你的幻境不能带你去往塔克山脉的顶峰摘取花冠华?”聆空质疑道。

“幻境理论上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它是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一层幻境。但是我没有去过山顶,这层真实的基础就不成立,所以无法带你去。”精灵回答,“但是你可以带我去呀!”

“你还真是……”聆空叹气,“即使是在幻境里,我也不想爬到塔克山脉的顶峰去,很累的好吗!”

精灵眨了眨眼:“我刚刚忽然想到……这附近有一家花店,或许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


在精灵幻境的包围下,他们穿越黑漆漆的街道。店面都关了门,偶尔可见家养的小灵宠在路边溜达。

花店在繁华街道的一角,精灵拟出一束光,打烊后的店铺里隐约可见一些花儿。

精灵介绍道:“花店的生意挺好的,店主是个心灵手巧的小帅哥。很多女孩子都找他学插花呢。”

“山脉下居然有做花冠华生意的么。”聆空吐槽,“有谁会买花店里的花冠华?”仿佛他从不曾计划过类似的买卖一样。

“所以可能没有嘛。”精灵耸耸肩,“我进去看看,你在外面等等我。”

片刻后,精灵意料之中地空手而归:“唉,如果有的话,你把钱塞进门缝里,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聆空:……敢情我是来付钱的?

“所以你为什么要给行歌祈愿一场好梦呢?”聆空问精灵。

“精灵的直觉是很敏锐的。”这位直觉敏锐的生物眨眨眼,“都说了她要在梦里表白,想助她的爱情一臂之力呀。”

“助她一臂之力?在梦里?”

“在梦里。”


准备好手套,裹着全副武装的聆空开始了塔克山脉一夜游。

精灵收着透明的小翅膀坐在聆空的帽子里,在他翻越道道险峰时,给他讲行歌的故事。

店主耐心地教行歌修剪花叶,行歌有点脸红。

行歌和一同学习的一个女孩子熟络起来,会咬耳朵说悄悄话。

那个女孩子去表白的那天,行歌也早早出门,很晚才回来。

“早出晚归,那不就是今天?啊,午夜已经过去了,昨天?”寒风仿佛能穿透厚厚的衣物,大量运动带来的温暖总是顷刻被裹挟走。聆空边攀爬着陡峭的山峰边开口问道,然而声音仿佛也被大片的寒风驱散。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聆空微微皱眉,睁开了双眼,隔壁间队友的响动也清晰起来。

短暂的愣怔后,他伸了个懒腰起身。

天未亮的深夜里,他和精灵到达了塔克山脉的顶峰,却没有找到花冠华。精灵推测是最近来采摘的勇士太多了。

其实聆空觉得无所谓。不能给行歌一个圆满的梦境的确有点儿遗憾,但是他相信,如果真的要告白,行歌不会失败——他的大小姐很强的。

不过在桌前齐聚吃早餐时,聆空特意观察了一下行歌——精神饱满,气色红润,睡得应该不错。聆空放心了

但是白爬了一趟山真的很气,当时他差点儿和精灵大战三百回合。聆空狠狠咬了一口叉子。


早餐后他们各自在房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行歌深深呼吸几次,跑到聆空的房间探出脑袋:“过来一下,聆空!”

见对方望了过来,她便径自转身回屋,快步走到床头,蹲下,戴好枕头边的手套,听到聆空的脚步渐进,她忽然起身转向他:“我昨天爬上塔克山脉之巅啦!就说路过这里绝对不可以错过花冠华嘛!山顶上都不剩多少朵了我是不是很厉害!”

清晨的阳光温柔地洒在层层叠叠的花瓣上,行歌手捧一株花冠华,被弯弯的笑脸藏起来的眼睛没有敢直视聆空的脸。

她已经计划好了如果接下来聆空对于这种把花给他的这种疑似求爱的行为表示疑惑她要怎么应对她一定可以非常自然非常顺利非常不尴尬地应对的!!!

然而预想的尴尬没有出现,预想的拒绝没有出现,预想的沉默出现了极短的片刻。

聆空伸出手,似要接过花,又似要握住她的手。


那朵可以使少女表白成功的花冠华,现在有了。

评论(3)
热度(8)
© 小飞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