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 me back to your September days

  小飞帽  

【长歌行】微小说/A-Z

=====

Alcoholic嗜酒者

咕嘟嘟,咕嘟嘟,咕噜。

“……喂,你别越喝越停不下来了啊。”

“……”

“啧啧,还边喝边赏月,去过一趟中原,沾上了汉人的情调呢?”

“……”

穆金摇摇头,撇下呆头特勤不再管。

……

呵,是谁耳濡目染了我汉人的气息,又是谁让我如今借酒消愁。

Birthplace故乡

草原上最美的花朵盛开时,

不曾想过会凋落他乡。

Cough咳嗽

帐篷内点着火炉,隼和穆金都脱下了外衣。

然而娇弱的小长歌还是旧疾复发……

“咳咳——咳!咳咳……”

隼立刻扯来自己的外衣给长歌披上,并给她拍了拍背,低声关心道:“别再着凉了,不然我会觉得罪过的。”

“……咳咳……啊我没事大概是传染啊哈哈。”穆金起身离开了帐篷。

Dawn黎明

身染血污的少女被救走。

金发的回纥少女沉眠在土中。

天亮了。

Enemy敌人

阿窦警惕地盯着面前笑眯眯的男子!

“小子你好呀,我是你师父的师父~❤”

阿窦炸毛!

Fact真相

或许这颠覆了你的认知,或许你完全无法相信——

你的母亲,深爱的不是你的父亲。

Glare怒视

“听说是你强迫我师父拜你为师的!?”

阿窦怒视司徒。

Hesitation踌躇

弥弥迟疑:“夏导,我真的要吃这份便当吗?”

“嗯,吃吧,吃完了你就能看到长歌换女装。”

于是弥弥把便当吞了。

Ink墨水

小穆金用商人带来的墨水写字。

小阿史那隼用穆金的墨水画可汗的胡子。

Joy喜悦

某晚,司徒站在月下,朝远方微笑道:

“总算为剑法找到传人啦,师父可安心了。”

Kiss亲吻

年轻的母亲轻轻吻了一下婴儿的小手。

尽管此后多少年,她都不曾把目光从窗外收回。

Lie谎言

“我没事,只是旧疾,调养些日子便好。”

Mislead走错路

小语拼命追着那条龙。

再不跑快些,就永远追不上了——

咕咚。

摔了一跤,小语慌忙爬起来,却目瞪口呆——

男装的姐姐,鹰一般的哥哥,金发的女孩,草原金戈铁马……

沈哥哥伸出手把她拎回来:“跑到其他片场了,笨蛋。”

(注:《子不语》第15章《勿失勿忘》中,小语追着沈哥哥溯回了唐朝。mislead使动意味很强,这里有“在沈哥哥的带领下,小语跑错路”的意思。)

Nightmare噩梦

“阿窦哥哥,为什么我总是梦见爸爸妈妈离开我了?爸爸妈妈到底什么时候来?”

阿窦看着不安的小女孩,强作笑颜宽慰道:“你做噩梦了,醒了就好了,等着他们吧。”

Ooc人物性格崩坏

阿瑾:“小长歌~今天和大家玩得开不开心?”

阿瑾:“又去找二叔学武啦?真是不听话的孩子~”

阿瑾:“小长歌,来给妈妈抱抱……”

长歌:“……啊啊麻麻泥好烦!我要粗去玩辣!”

Princess公主

啊啊,自己收的小徒弟,以前好像是个公主来着。

啧啧,辈分蹭蹭地冒呢?

旅途很无聊。虽然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但司徒还是玩笑般地想着,消磨时间。

Questionnaire调查问卷

问题1:你所在的剧组是?

众:夏达导演唐代复仇大片《长歌行》剧组

问题2:有什么话想对导演说?

李长歌:导演,我到底有多少个名字……

阿史那隼:导演,我的鹰呢?!

穆金:导演,可以加戏么?

阿窦:导演,我想长高!!!

司徒郎郎:导演,头发甚长,甚是温婉。

弥弥:导演!导演我杀了你——!

(由于场面混乱,调查到此结束)

Reaason原因

“秦老,你为什么要戴眼罩?”

“因为爱情。”

“…………”

“不会轻易悲伤。”

“够了你还唱起来了!”

Seek寻找

到底把弥弥埋在哪里了?长歌在荒郊四处刨着。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Tooth牙齿

小长歌换牙了。

她用换下的牙齿在池塘打水漂,觉得效果不怎么好。

Unrest骚乱

“乱什么乱什么!一群没定力的!不就是男女主角结个婚吗!什么,你不知道长歌是女的?!”

Victim牺牲品

长歌无法原谅,手足兄弟成为王位之争的牺牲品。

长歌无法原谅,社稷百姓成为王朝之争的牺牲品。

Will遗嘱

“如果再最开始那会儿死掉……就好了啊。”

——“别尽想那些个的事儿,学着对自己好点。”

Xanadu世外桃源

这里没有人有归隐之志。

无人侵扰的桃源自在心中。

Year岁月

岁月不曾蹉跎她半分。

Zero零

然而死亡却将一切归零。

评论(5)
热度(16)
© 小飞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