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 me back to your September days

  小飞帽  

【子不语】短篇《时间之镜》

剧情见《子不语》16话·鹤殇。

=====

比珠宝还要璀璨,像霞光一样绚丽。祭红供品里,凝固了百年不动的岁月。

任光阴的丝,灵魂的须,拉得细长细长,依旧织不成锦,做不成茧。

如果不是小女孩的突然闯入,鹤与将军间,咫尺天涯的一面墙,不知何时才能化在相思的眼波中;穷小子与千金小姐,不知何时才能再次相逢。

*

——时间是一面镜子。透亮,不假。

对于小语来说,时间是个太茫然的概念。

芙蓉花精的一眨眼间,井边才华横溢的诗人就已化作尘埃。

在山中遇见过比木匠老爷爷的生命,还要悠长许久的妖狐。

月色下曚昽摇曳、存在了许久的芦苇荡,如幻梦一般在天亮时消散。

欧阳叔叔要追多久,三十六万五千米够不够赶上忘川水的流速?

一年,究竟是多长,足够她与麟趾镇产生那么细密缠绵的羁绊?

沧海的变迁,命运的波澜,小语都知道,但她不能理解。

就像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将军终与鹤相杀,为什么千金小姐甘愿舍弃一切陪伴穷作家,却又头也不回地离开。

时间,究竟是慢条斯理地理清了一切爱恨情仇、揭开真实的面纱,还是治丝益棼、透过茫茫的雾气让一切更加扑朔迷离?

小语不肯相信啊。

“你不是亲手杀了她吗?为什么还要找她?”

“如果你是来探望丈夫的话,我知道他在XX医院哦……诶,你只是路过?”

……幸好幸好,小语没有相信。

虎符和瓷罐不可以分开。千金小姐到底还是想要探望前夫。

只是大家都不善表达,而时间的镜子也不会说话。

*

——时间是一面镜子。不免蒙尘。

民间传说里,战败的将军以鹤血祭战旗,妄图延续不败神话,不久自己战死沙场。

而在人们看不到的世界里,鹤孤独地等待,将军孤独地凝望。将军与鹤之间,是无形而的屏障,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发坚固。

一动不动,如同石化。

他可以站到地老天荒,只要眼前是她的背影。

可是他绝不会上前,绝不会开口呼唤。对过去的歉疚与悔恨,对未来的担忧与不安,任一项都可以使将军永远凝固在原地。

然后,被时间披上古老的冷霜。

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

忽然,小女孩闯进来了。

“原来在这里,就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我却等了那么久。”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困住我的,是我舍不下的爱情啊。”

*

——时间是一面镜子。易碎。

洛薇与薛先生,就不如阿衡与将军那样的好运。

最初相守的日子,已经支离破碎。他们不耐地将残缺的碎片推到一旁,却在最深的梦中各自怀念。

说好要一起看小说的结局,却只有穷小子的故事孤单谢幕。

本该一起演绎的生命,洛薇却成了旁观者。

原先,长久的贫穷也不曾让她退却。相反地,她拼命求索,在车站追上了心爱的人,说出年轻气盛、普通平常又意切情真的誓言。

那时候,她是妻子,在院子里种下梅兰和药草,与邻里间交换紫苏和薄荷。贫寒到无可奈何时,她离家干活补贴家用。

……只是一切都不能省去“那时候”的前缀啊。

那时候,她还坚信着爱情的不渝。

那时候,她还履行着妻子的职责。

那时候,她还没有抛弃丈夫。

那时候,他们还在一起,要看到人生尽头的风景。

而现在,虎符瓦解,瓷罐碎裂,穷小子阖上双眼,故事的最后,泪水突如其来,一声“混蛋”掺着多少复杂的感情留在病床前。

——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

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小语这么小的孩子,尚未懂得时间之残忍的孩子,便如此自由地在时间的瀚海里穿梭,看到镜面后最本真的东西。然后取出沉淀在时间里的梦,用它来浸泡此岸里,一双双冰冷的脚。

=====

昨天下午赶出来的应援……

最后一段文字改编自西尔沃斯坦《冷冻的梦》。

觉得被期末考阻塞了脑洞,剧情写不出来,就转向这种奇怪的方向惹。

依旧是【长篇写不出短篇写不好】。

思维不连贯,很多地方东拼西凑很突兀,反正我就来除个草。

有意见建议的话请砸过来qwq【没人看好吗

评论(2)
热度(7)
© 小飞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