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 me back to your September days

  小飞帽  

【子不语】同人《呜蜩》

食用说明:

*时间轴有大BUG,设定为【遇见琥珀之后,改口虬哥哥之前】的六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六月啊喂。

*无CP。

*呜蜩是一种蝉,也是农历五月的别称。也有说法是鸣蜩。看不清这两个词的差别的小伙伴速配眼镜~

*结尾莫名其妙开始思考人生,对不起我也不造怎么回事……

=====

“快走啊,小语!这样慢吞吞会迟到的!”

时入六月,夏如约而至。荷叶田田,榴花似火,菖蒲摇曳。麟趾镇初夏的气候有些湿,池塘频被雨纹打扰,而草木倒都显得十分精神。

——这环境里养出蝉声,简直再自然不过。

小语收回目光,快步赶上小琴。

清晨的蝉鸣,仿佛也沾了些露水气息。

“这里的蝉叫得挺早啊。”城里来的小姑娘嘀咕。

“已经仲夏了嘛。”小琴随口应着。

诶。

忍不住,小语又回头看了一眼。

……没看错啊,路边的矮灌木丛旁,坐着一个长翅膀的黑衣少年呢。

小语恍惚地想着。那个看起来神秘又美丽的少年,就这样在她脑袋里坐了一天。

*

傍晚若不下雨,夕阳还是很美的,灿烂的晚霞挂在黑树桠上,小学生们在太阳温暖的余光下,沿着林荫道朝家跑,路过一簇又一簇矮灌木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噢噢噢噢噢成功!”

“她真的被吓到了哎,哈哈哈哈哈!”

“又在欺负小语!站住别跑!”

嘤嘤嘤,还以为赵斌他们叫住自己有什么事呢,小语挂着宽面条泪。

原来是恶作剧啊。刚刚回头时,乍然出现的黑色昆虫,恰到好处地填满视野,又没有因距离太近而看不清。小语的眼睛完美而不幸地,聚焦在了那昆虫上。

这时候会尖叫简直是女生本能吧。

待她惊魂甫定,小琴已和男生们追打着跑远。

小语皱眉细细想了想,那个东西……

“嗨,小姑娘~”

好像只是……

“刚刚被你的同伴捉弄了呀?”

蝉而已?

“我们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嘛~叫那么大声很失礼喔。”

小语呆呆地看着跳到面前的少年。黑衣的,翅膀透明的,神秘又美丽的少年,恶作剧一般狡猾地笑着,却眉眼弯弯。

惊奇事见过不少了,小语淡定地把新一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咽回肚中,淡定地举起手,淡定地打招呼:“嗨。我叫小语,你呢?”

“我是蝉啊。没有名字。”

*

还以为叫声那么吵的家伙,会是凶恶又坏脾气的呢。

小语现在正和蝉少年并排坐在矮灌木丛后。蝉少年惬意地眯着眼,叼着草叶,好像要睡着般的慵懒。而蝉声可没有歇过,知了知了嗡得小语头痛。

“你果然可以看见我。”蝉少年忽然发声,语气肯定。

“……果然?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啊,因为你身上的气息,和地底的那瓶神奇的灵露很像。”

……所以他喝了灵露然后幻化成精?

……早知道就让琥珀去刨土了!

*

第二天是周末,日光温煦的好天气。

小语也换了身有黑色块的衣服,再次踏上那条路。通往矮灌木丛的路。
她不由想起昨天与沈哥哥的对话——

“那只蝉运气很好,撞上了地底的灵气。”

“那他为什么不在树上唱歌,要在地上打盹呢?”

“他的本体在树上就可以了,而且一定在离他不远的树上。”

果然沈哥哥知道很多事呢。

阳光几乎洒遍了矮灌木丛的每一个角落。

小语没有看到蝉少年,只得犹疑着,拨开树丛试图寻找。

不绝于耳的蝉声中,忽然响起沙沙的嗓音:

“你在找我?”

一惊,小语回头——

不远处的蝉少年,斜靠在大树的阴凉下,歪着头,眯着眼,叼着草叶,手里把玩着……一只蝉蜕。

透明的翅膀沾着露水,晶莹美丽。

……

“不好意思啊,昨天回去得急了,今天给你带了点吃的,唔……你会吃吗?”

看着那些人类的小零食,蝉少年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哪只蝉会吃花生?”

“这样啊……是不能吃还是不想吃?”

“……既不能吃也不想吃!”

“哦……那你都吃些什么呀?”

有凉风吹过,树叶轻微地翕动,连同一人一妖的闲谈声,淡在夏日的晴空下。树木的影子渐渐变短,气温升高,小语开始冒汗。蝉少年打量了她片刻,起身送客道:“聊了不少了,你们人类的饭点快到了吧,快回去别误了吃饭。”

*

是个很温柔的家伙呢。小语想。

周末她没事就往矮灌木丛跑,语言让他们由新知变得熟稔,小语有些相信了沈哥哥曾说过的话。

语言的力量,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想到她的邻家哥哥,小语犹豫了一下,斟酌半天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你认识沈哥哥吗?”

“沈哥哥?谁?”少年正专心地摆弄着,方才因好奇而从小语头上摘下来的发卡。

唔……小语努力运用她小脑袋里的词汇,把她那比任何事物都要神秘、却又最最亲切的沈哥哥,连同他养的白犬,描述了一遍。

听着听着,少年不玩发卡了。

听着听着,少年流了一滴冷汗。

听着听着,少年不安地四下张望。

还没听完,少年就讪笑着,郑重地把发卡别回小语头上,理了理她的刘海,顺便伸手赶跑了一只小虫子。

他好像已经看见,君侯不咸不淡盯着自己的样子。

对对对不起,您家孩子,我再也不敢欺负了QAQ。

结果小语什么也没能问出来。

反而是蝉少年发挥了聒噪本性,念叨着“你来听了这么久大家的合奏,这只蜕就送给你吧……嗯?不要?啊,这位兄弟的确长得不大好看,等我蜕完壳,把我送给你吧!告诉你喔,我很好看的!”

小语黑线。什么叫“把我送给你”啊!

*

雨的脚步依旧在麟趾镇流连。雨夜过后,空气总是清新的。

小语一逢空闲便去找蝉少年,连期末复习的场所,都搬到了矮灌木丛边。

她遇见过神祗一般太不真实的鸟群,也遇见过弱小的需要她照顾的霜降童子。

她身边有忙碌又神秘的沈哥哥,又有爱捉弄她的不靠谱的琥珀。

蝉少年是惟一一个,像兄长一样,一直陪伴她,还会照顾她的人。

“桥梁”居然如此黏着一个“旅客”,若被沈哥哥知道,恐怕又要被说教了吧。

可是自己真的非常喜欢蝉少年,小语想。

有时蝉少年会回到本体里,因为要褪壳。这时候,小语便独自坐在树下听蝉声。

虽然很刺耳,但她开始明白,这是那种生物证明自己存在的一种方式。

有的好像排山倒海的振翅声,静心听的话,像身处在波浪里一样。

有的是尖锐的“唧——”声,有一点点心慌的感觉。

听说到了夏末,会有“呜嘤——呜嘤——”叫着的蝉出现呢。

*

这几天,少年已不再是少年。小语觉得,他可能和爸爸一样大了。

……蝉的生命,比人类短太多呢。

不过他仍然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袭黑衣,靠在大树的阴凉下,歪着头,眯着眼,叼着草叶,翅膀闪闪发光。

不过他说——

“我要用更多的时间来歌唱了。小语,这里会越来越吵,你回家看书吧。”

*

“小语你能不能快点!灌木丛里掉钱了吗,整天望啊望的!”

“来了来了……小琴别催嘛……”

脚步声远去。

不再是少年的黑衣人儿,轻轻叹息。

自己老去得越来越快,恐怕生命也不剩几天了吧。

在地底待了那么久,地面上的时光真是太短暂了呢。

蝉鸣愈加高亢嘹亮。

于是,邻家的少年,正穿着宽松而不合时宜的衣服、穿行于树林间的少年,忽然间听到了,沙沙的、苍老的呼唤——

“君侯。”

*

小语在林荫道上飞快地跑着。期末考终于结束了,她好些天没见到蝉少年了,虽然他现在也已不是少年。他和小语约定,期末考结束后,他会从本体里出来,以人形和小语见一面。

现在,不管蝉声如何吵闹,她都要坐在矮灌木丛里。她要陪伴她的蝉朋友,走完暮年的时光。

他那么喜欢自己的发卡,要不要送给他?呃,虽然他不是女孩子……

终于跑到了他们常见面的地点。深吸一口气,拨开树丛,小语还没来得及喊,便被面前的人惊住。

呼唤蝉少年的喊声变成了迟疑而犹豫的嗫嚅:“沈哥哥?”

不绝于耳的蝉鸣中,不详的预感忽然爬满小语的全身。

听着沈哥哥的话,小语觉得自己像被缠在了藤蔓里,努力挣扎却无动于衷,陷入窒息般的噩梦。

“……他拜托我,为你留了一段影像。”

*

大树伸出密密的枝条掩映住天空,洒下大片的阴影。

他总懒洋洋地坐在树荫下。

即使此刻,生命的年轮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

乱蓬蓬的黑发染成乱蓬蓬的白发,紧致的皮肤打满了褶,笔直的脊背像被什么压着而弯成了弓。

——他仍靠在大树下,一袭黑衣,歪着头,眯着眼,叼着草叶。翅膀却已皱缩,黯淡地耷拉着。

手里把玩着自己的蝉蜕。

和初见时的情景那么相似。

小语仿佛又听见了那一天,他聒噪的声音,和觉得自己很漂亮一样沾沾自喜的语气——

“小语,我把我自己送给你。”

——透明的壳里,已没有了他的生命与灵魂。

“我要用更多的时间来歌唱了。”

而现在,未等及小语回来,他的歌唱便悄然落幕。

*

“咦?怎么了?期末没考好吗?别哭鼻子啊……诶,这是什么,蝉蜕?”林颜被自己女儿搞得有些懵。

一番折腾,终于平静下来后,小语轻声问:“妈妈,蝉为什么要鸣叫?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吗?”

嗯……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说是它们活着的一种方式吧。”

“可是,只要十几天,它们就死掉了啊。再努力,又有谁会记得?”

为什么,连一场考试都等不完,生命就无声消失?

为什么,唱了那么久,哑下去时都没有人知道?

为什么,自己没有赶上?

林颜又被女儿惊了一次,这小丫头真的9岁吗,在想些什么啊。

思考了一下,她笑着回答:“所以才要努力歌唱嘛,这是在珍惜自己的生命啊。就好像,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也不是为了保持光芒,不是吗?为自己短暂的那一瞬间尽力吧。”
*
夏历五月,又名呜蜩。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

去年暑假的文,前两天掏出来修了修。

盯着排版觉得有些悲伤。

评论(4)
热度(7)
© 小飞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