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 me back to your September days

  小飞帽  

【星轨】BE段子

关于《星轨》,觉得自己以前一篇同人脑洞不错,想找出来修一修,结果一不小心翻出这个……

这个人一向不怎么看be,万万没想到以前居然写过be段子,还是30题里的。

第一篇是小段子。第二篇稍微长一点。

=====

题16.我们都老了

一面雪白的墙壁,一旦沾染灰黑的污点,哪怕只有一小块,也会沦为不洁。

正如行歌的头发。夹杂的银丝突显暮年的特征。哪怕黑色仍是主要。

蓬松而茂密的黑发里,不和的雪白扎根在纷繁的黑发间。短的冒失地直立着,不懂礼貌地翘起来。长的闪着银色的光泽,顺从地服帖在黑发里,依旧若隐若现。凌乱,刺眼。

梳着头发,有叹息悠悠逸出。看着镜子中微微下弛的脸部肌肉,行歌闭上眼睛。

明明不久前,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少女来着。留两束长长的发,穿着郊游一样的裙子,举着契约的弓,力量像燃烧一样被使用着直到枯竭。前方银发的少年回过头,不曾改变的五官拼织出熟悉的笑容:“快跟上,小行歌。”

……明明他的头发也是银色啊。

为什么老去的只有我一人呢。这不公平啊。

题21.梦里的圆满结局 & 题3.终其一生的单恋

那非觉得真是见鬼了。

明明该是在弥晈花田里,感受亘古不变的时间流逝,和熟悉的弥晈馨香。

怎么会掉进无法掌控的梦境里。

梦里的圆满结局吗?真是的,醒来后又要蹲墙角哭了。那非开玩笑地想。

正是阳光灿烂的午休时分。

躺在地上的弥晈觉着有些奇怪。

往常那非一直围着自己转,一副“不和你在一起我会死啦QAQ”的模样,唉怎么我就莫名其妙多了条尾巴呢。

可是今天,这条尾巴离得远远的。

明明是好不容易清净下来的午休,弥晈的余光却不时往爱制造噪音的声源处跑。

……他怎么这么安静?

不舒服吗?弥晈首先想到食物不净。

不对啊,他没有吃什么不卫生的东西吧。昨天我们一直在一起,他吃的我都吃了,我也督促他饭前便后(?!)洗手了啊。

而且按正常的逻辑推断,这家伙要是生病,一定会赖在我旁边撒娇吧?

弥晈又向那边瞟了一眼。他站得真远,看不清表情。

难道……在闹别扭?

啊,这可麻烦了。虽然我是懒得去哄他啦,弥晈想。但是他主动凑过来和好时的委屈样,还是颇让人心疼呢。

昨天有说什么话吗?做了什么事让他不高兴吗?弥晈开始认真反省。

……不对劲的感觉爬上来。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弥晈忽然有些不安。她支起身,侧向那非的方向,微微眯起眼,放开嗓子挥手喊道:“喂——怎么不过来?”

那边似乎传来了一声轻笑。

弥晈不知这是因为她的模样很像乞求主人关照的宠物。弥晈只觉得,这轻笑反而让她不安更甚。

哪里不对劲?

要不要去看看?

弥晈在草地上翻身,辗转。

那非微微笑着,看着远处的她。

以前在一起的时光,变得格外鲜明。

似乎昨天,他还坐在她身边,努力争取着她每天的晚安吻。

“睡前一个吻是有益身心健康哒!”

“哦。”

“这样我可以做一个好梦呀~”

“嗯。”

“……对你也有好处呀!你会梦到睡前亲吻过的人噢!”

“是吗。”看来果然不可以答应。

“是的!!所以以后,每天晚上给我一个晚安吻吧~~~”

“……”没揍他就很不错了。

那时弥晈就坐在他身边,漫不经心地听他胡扯,面无表情地看他撒娇,被惹毛时会结实地挥过来一拳。

……更多时候,她是笑着的。温柔的,不经意的,无可奈何的,从内心蔓延到眼角的笑。

回忆忽然中止。

他看到那个刚刚还轻松地打着盹的人,忽然间像受了极大的惊吓,猛地坐了起来!

……弥晈感到身下的草有些戳人。

……那非果然还是不开心吗?她想。

多半是的吧。

……因为不开心吗?

……真傻,真大惊小怪,你在担心什么啊。弥晈忽然想笑。

继续欣赏阳光吧。

嗯,是个好天气呢。昨天也是。

……昨天?

……昨天……?!

弥晈忽然弹起,顷刻间背上已冷汗密布。

所有的,关于他们的回忆,都雾蒙蒙的,像是沾染了灰尘的旧物。

昨天……

昨天到底是什么时候?昨天发生了什么?

今天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没有答案。

她不敢再想。这可不是她向来的风格。

果断地爬起来,忽然的起身让她双眼发花。不顾裙上的泥土和草屑,她踉跄了两步站稳后,不等视力恢复就箭一般冲向那非的方向!

一定出过什么事了!

……紧紧抱着他,她感到自己在发抖。

他也伸一只手环住她,另一只手抚摸她的头顶。这是她常用以安慰他的方法。此刻他在安慰她。

“怎么了?”问话的人语气惊愕。

“……你没事吗?”弥晈缓了缓,确认被熟悉的气息包围后,才轻声开了口。虽是个疑问句,却彰显了上一句的答案。

“没有啊。”他哭笑不得,“我只是……嗯,你不是说想要清静嘛?我就牺牲自己,让你好好享受一中午的阳光啊。你一个人呆一会儿,就寂寞得投怀送抱啦?哈,果然应该让我陪在你身边嘛。”

……好久没这样调(作)戏(大)她(死)了呢。那非笑眯眯地想。

令他意外的是,她的拳头没有送到。

她颤抖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

“我……好像很久没有见你了。”

——“……………………(嗡鸣音自行想象orz)”

——“……………………(嗡鸣音*2)”

很远的地方传来嘈杂声,弥晈忽然觉得有些困。

那非一听便明白了这声音的来源,无奈地挑眉,将弥晈抱得更紧。

“我也觉得很久没有见到你了。”

——“…………你的……”

“不用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辽远的生命尽头。”

——“……伊洛珈先生………呢…”

那非松开弥晈,看着她。明明是一个怀抱的距离,他却看不清她的面容。

“我爱你,即使你已经不在世上。即使世上已不再有你来爱我。”

——“你好像……这样真的科学吗……”

倦怠至失去意识的少女睡去,他轻吻上她的头发。

——“聆空你给我滚出去!!!”

——“砰——"

”……哈。“那非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

”午休时间你们消停一下好不好啊?“打情骂俏也挑个时间好吗。揉了揉眼睛,不准备再睡的那非,随后绽开笑容用”没关系“回应行歌的道歉声。

”吃些午后甜点怎么样?“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决定减肥。“

“再减下去真的连胸都找不到了噢。”

“哐——”

一切恢复如初。

午后的阳光一如既往地洒进屋里。

=====

#不解释就看不懂系列

那非的那篇,是他午睡时做了个梦,梦见的旧情人。但是弥晈不是他主观创造出来的,她死后就像沉眠一样,什么意识都不存在了;但是莫名其妙地,她的意识在那非梦里又再生了。然后聆空和行歌的作死二人组把那非吵醒了,弥晈也不再存在了。从嗡鸣音开始,就是那非被吵得半醒不醒的状态。

评论
热度(3)
© 小飞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