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 me back to your September days

  小飞帽  

【星轨】短篇《巷》

cp那非×弥晈。文末有彩蛋,聆空×行歌。

打砸抢团伙(划)拯救世界小分队路过小镇发生的故事,全篇原创角色视角。

贴吧首发,稍有更改。

=====

一.

天空又聚起了乌云。

它们似乎很钟爱这个城市,时不时就围过来降一场雨,不骤不急,却绵长无尽。

雨季这事儿,挺闹心的。


二.

第二次见到那个少年时,我正披着雨衣穿行在雨巷里。

失恋后,我居然没有在雨里大哭一场,反而跑到深巷里踩水玩,这童心来得蛮诡异的。

更诡异的是,我居然看到了胡同另一边,斜倚着的那人。

雨水啪嗒落地,汇到水洼里。轻微的声音汇到一起时,也足够掩盖我的脚步声。

那人像在沉思,埋着头。

我远远观望他的侧影,心想,大概是自己失恋太悲伤了,居然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感觉也挺凄苦落寞的。犹记得初次见面时,在酒楼,这小子欢脱地把歌姬舞姬琴姬调戏了个遍……愁啊苦啊这些词,和这性格放浪的毛头小子,不太搭。

他的确是个毛头小子,尚不及我高,但长得挺好看。并且小小年纪,似乎就是吟游诗人了。

他所在的巷子是我必须经过的。我踩着水走过去,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附近哪里有卖伞。毕竟他是个外地人,虽然人品差了点,但还是个孩子,淋雨很容易生病。

正琢磨着,他抬头看到了我,表情却是我意料之外的淡漠。似乎那天的笑容只是面具,连眼里的情绪也被雨水冲走。他侧了侧身子,让我走过去。

我经过他身旁时,注意到他脚旁的砖缝里,伸出了一簇弥晈花。

最终我没有说什么。走过几步,回头望了一眼。朦胧的雨里,水汽似乎氤氲出少年的另一副模样,在时光里渐渐清晰——高大的身躯,叮铛的环佩,深情的眼睛聚焦在某一点。

到家之后我还在想,踩水踩出这样一场诗意幻觉,难道失恋能提高智商?


三.

天阴阴的。我和朋友坐在窗边聊天。

朋友告诉我,她看上了那个吟游诗人时,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我说我怎么不知道你有恋童癖。她说年龄不是问题。

我说那家伙不是很花花公子么,身边女人一大把。她说你不知道,他没有真正碰过她们。

我说你有病吧。她说是啊,爱恋都是病。

被最后一句话戳中痛处,于是失恋不久的我,就这么答应她的请求,去做她的电灯泡。


四.

“……你们没约好时间吗?”

“没啊,他喜欢自由而不是约束,所以我要单方面抓捕他。”

……所以我们拿着这么多玎珰的环佩,站在酒楼门口空等他吗!?

“……所以我为什么要陪你呢?”

“我担心嘛。他的心弯弯绕绕的像巷子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走。”

安全感也不是我能给你的啊。

枯等了好久,眼见着乌云又要压下来,那个少年终于从街对面路过。

朋友拉着我就冲上去,各种首饰往他身上挂,嘴巴也不歇着,不停地表白。

这种简单粗暴的表白方式,似乎并没有让少年吃惊太久。他在金属的碰撞声里,笑眯眯地道谢说“辛苦姐姐了”,笑眯眯地也表着白“我也很喜欢姐姐呢”。

这场景真是莫名地尴尬。我看得出她的紧张,却看不出他是否真心。

就好像一个电灯泡怀疑自己该不该爆。不对,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个电灯泡。

朋友为他戴臂环时,指着他原先的臂饰问:“这个先摘下来好不好?”

他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弯着嘴角戴上新臂环,晃晃胳膊,夸赞了几句。

在一旁干瞪眼的我,忽然莫名地开始敏感起来,打量了一眼一直很顺从的他,又打量了一下他原本的臂饰。

……倒像是女孩子的发饰品。

我们三个漫无目的地走着。我走在前面,忽然想起那天雨巷里的场景,干脆领着他们走进了那条小巷。

特意地,我又“路过”那儿的弥晈花,发现它们似乎被料理了,长势愈蓬勃。

脚步声踏踏的很清脆,我注意到身后似乎陷入了某种暧昧的氛围。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那非?”

“怎么?”

“我……我是认真的,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就努力变成什么样!”

“姐姐你这样就很好了啊!像你这么美丽善良的人,我……”

我好不容易憋回去的,关于电灯泡的哲理性问题,又冒了出来。

而正在这时,有人不解风情地冒了出来。

诶还不是一个,是一群。

“哟,死小子,找你这么久,果然和女人在一起说情话!”

说这话的是一位银色长发的男子,正蹲在墙壁上。我一时惊住,这个人居然没从墙上掉下来,虽然我重点好像搞错了。

他身后跟着的女孩子急吼吼地叫:“聆空!你怎么能这样,不可以随便打断别人的约……”

“那非。”黑色短发的眼镜男上前一步,面无表情,语气里是明显的不耐烦。

我有了不好的预感,立刻回头紧盯少年。这一刻我才知道他叫那非。

“要走了是吗?抱歉,又让你们来找我~”

……是吟游诗人的团体吗?听说他们居无定所,一向漂泊。

突如其来的别离吗。不知道朋友能不能接受。那非有没有和她说过呢?

……事实证明我简直想多!

朋友的目光已经贪婪地锁到银发男子身上去了!

什么悲莫悲生别离啊,后一句是乐莫乐新相识呢……

五.(Normal End)

雨季过了,阳光回来了。

朋友对那少年的爱慕,与少年一起离开了。

像雨季一样,完全从我们的生活中撤退。

我们都从失恋的心境里走出。

之后,偶尔想起那天雨巷里,恍惚中窥见的少年的眼神。也许不是我的幻觉,他有不会随雾消散的记忆呢,也说不定。

六.(End之后)

离开的路上,行歌小声问聆空:“那非喜欢的是美丽善良的女人?”

聆空笑笑:“谁知道呢。”

行歌有点难过地说:“巷子里的那个女生应该很伤心。”

聆空默。是谁被困在巷子里出不去,还真不好说。

行歌换了一脸向往的表情:“【要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什么的,好浪漫。

……聆空想,他倒是想劝那非身边的女人,别问了、别变了,再努力你也不是那个人。


=小彩蛋=

沉默了一会儿,聆空忽然听到行歌故作随意的声音:

“说起来,聆空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

撒花庆贺嘤嘤嘤嘤嘤我大星轨要复载啦!!!!

不管怎样欢迎回来!!!!

评论(4)
热度(6)
© 小飞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