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 me back to your September days,

  小飞帽  

【星轨】絮爬藤使用指南

翻设定集的时候冒出来的一篇脑洞。

旅途日常,无cp向,恰好赶上了七夕……

祝大家的cp甜甜蜜蜜!七夕快乐鸭!


1

接受了十六年骑士精神的熏陶,行歌并不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

那一则悬赏任务在冒险者公会大厅悬挂了七天,行歌始终视而不见,直到它的赏金追加到了150羽币。

150羽币!当年聆空的橙铜级别假身份出一次任务基本价才100羽币呢!

于是,在围观众人议论纷纷“不懂这些有钱人”“150羽币哎”“这任务怎么还没人接?”“150羽币也不接啊,你不知道任务对象有多可怕”时,一位黑发的少女上前揭下了这张悬赏单。


2

委托人:路人甲先生

任务对象:最近新驻本地的艺术团的头牌艺人

任务内容:于夜晚12点,将委托人的絮爬藤送给任务对象,确保它完整地复述出委托人的告白,并带回任务对象的回应。

悬赏金额:150羽币


3

絮爬藤:每晚十二点果实会张口说话的植物,不过只会重复其本日内听到的最后三句。通常在夏季结果。生长在阴暗不易被发现的地带,藤部有较高药用价值。


4

即是说,行歌在晚上12点把絮爬藤拿给隔壁宠她宠上天的艺人姐姐,就可以得到150羽币(๑•̀ㅂ•́)و✧!


5

行歌猜测大家不接这个任务的原因,大概是艺人姐姐在表演结束后常常显得非常高冷难以接近(尤其在被误认性别时),以及笛查这群人对自家首领堪称疯狂的(其实并没有什么用的)保护欲。

虽然她觉得告白还是应该自己上,但报酬是150羽币啊,有钱不赚就是傻。现在她可是在流浪,骑士精神视金钱如粪土的条文不能填饱肚子,而150羽币可以。

何况她也确实有点好奇——可以近距离围观表白现场耶,不知道美人姐姐是怎么处理追求者的?


6

月黑风高,行歌把絮爬藤揣在包里,蹑手蹑脚沿着僻静的小道跑向艺人的住所。

所以说告白明明就应该自己上!那位怂得不行的委托人,路人甲先生,却在奇怪的地方有着偏执的坚持——絮爬藤复述的话必须是他自己说的。如果运送途中它听到了什么其他的话,行歌也不可以再说一遍补救,此次任务就算失败了。

于是,失败七次后,在三十分钟前,他第八次深情款款地对絮爬藤说“尊敬的艺人小姐”“我倾心于您的美貌”“可否邀您共饮一杯下午茶”,然后满怀期待地目送着行歌离开。

这一次在路上终于没有遇见巡逻的守卫“您好,需要帮忙吗?”,没有遇见起夜的老先生“年轻姑娘要注意安全”,没有遇见幽会的情侣“我对你的爱就像那清白月光”……行歌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敲响艺人姐姐房间的窗台时,仿佛已经看到了150羽币。

时机也把握得十分完美,十一点五十九分!


7

艺人一脸纳闷地打开窗户:“……行歌?”

……

行歌甚至还没来得及把那株倒霉的絮爬藤从包里拿出来。


8

“我倾心于您的美貌!”

“可否邀您共饮一杯下午茶,”

“行歌?”

……

艺人愣了一下:“附近长了絮爬藤吗?刚好有点缺药材来着……”

行歌,第八次任务,失败。


9

经过百般苦口婆心的劝说“我们不要太执着于表面的形式”“只要达到效果就是好的”“您就把我想象成絮爬藤二号吧,我替您向这只絮爬藤传达,然后再由絮爬藤说话”“再这样下去,这根本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行歌的委托人,路人甲先生,终于退了一步,同意由行歌来说那几句话。

“今晚不用出门吗?”聆空躺在沙发上问。

“啊,过一会儿。”今晚不用先去路人甲的住处了,可以迟点儿走。

“小行歌接了什么棘手的任务吗?”那非收拾着瓶瓶罐罐朝里间走,“女孩子睡眠不足,皮肤会越来越差哦。”

“没事的,很快就会结束了。”行歌朝他笑了一下。


10

这几天都是夜场表演,行歌扑了几次空。

“嗯,最近都是夜场哦。回去大概是夜里一点吧。”笛查告诉她,“有什么事情要找老大吗?”

见行歌欲言又止地点头,他贴心地说:“刚好我明天轮休,可以给你腾一个房间,你早点来等老大回来吧。”

最终行歌还是婉拒了。这件事已经开始牵扯到第三个人,她不想为了自己的150羽币而去麻烦其他人。

不过这倒给她提供了一个新思路——何必等到深夜去敲窗台呢?她可以光明正大地在晚饭后去找艺人姐姐串门儿,然后在那里等到十二点嘛。


11

笛查和几个同伴在外间窃窃私语。

“最近小姐找首领找得很勤啊……”

“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银发的那家伙呢?”

“我觉得,一般来说小姑娘会在深夜找姐姐商量的,是恋爱问题吧!”

“什么姐姐,小心首领削你……”

吱呀一声,行歌推门出来。

刚刚还聚在一起小声说话的人立刻作漫不经意状,咕哝着“啊呀好困”“行歌小姐晚安”各自走开。

笛查和行歌视线对上,向她点了点头,看着她走到餐厅晃了一圈,又走到待客厅晃了一圈,最后走到玄关晃了一圈。

似乎在找什么东西?话说行歌小姐是要在这里过夜吗?

一脸迷惑的笛查正纳闷着,就见行歌也一脸迷惑地回头,问自己:“那个……我带来一只絮爬藤,你看见了吗?”

絮爬藤?

笛查愣了一下,恍然大悟地用右拳捶了一下左掌心:“那是你的吗?我们最近有点缺药材,我把它劈了,现在在仓库里。诶怎么了吗?” 

他觉得他仿佛看到小姐的脸在抽搐:“……没什么,确实听说你们缺药材来着,我在路上刚好看到一株就给你们带过来了。”然后敲敲他的首领的房门:“不早了,我回去了啊,不用送了。”


12

“赚钱太难了!生活太难了!”隔天清晨,被问及任务情况,行歌吃着早饭发出了悲鸣。


13

行歌,第二十八次任务,是离成功最近的一次。

出门前,她郑重地对絮爬藤说:

“尊敬的艺人小姐。”

“我倾心于您的美貌。”

“可否邀您共饮一杯下午茶?”

她把录好音的絮爬藤层层包裹后放在厚重的背包深处。通过多次实验,她可以确定这套装备的隔音效果绝对靠谱。

时钟即将指向十二点,行歌远远地看见艺人的房间仍亮着灯。

行歌走到窗下,抬手敲窗。

艺人打开窗,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面,脸上的表情比第一次更加迷茫。他似乎是刚洗漱完,准备就寝了,整个人在灯光里散发着慵懒而柔和的气息。

“对不起打扰了!我是灰石级冒险者行歌!受我的委托人委托,将这株絮爬藤送给您!”行歌卸下背包,一层一层动作麻利地取出那株倒霉的植物,双手递给窗台后面的人。

啪嗒,十二点。


14

仿佛流动的风都噤声了。

絮爬藤沉默片刻,开口道:“我倾心于您的美貌。”

“……”这个顺序有点不对啊,行歌想。

不过这三句话,顺序颠倒也没什么关系。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行歌感觉自己要泪流满面了。

絮爬藤再度开口:“我倾心于您的美貌。”

“……?”怎么又是这一句,行歌想。

这个场面似乎有一点点尴尬,希望它争气点赶紧说完。

絮爬藤第三次开口:“我倾心于您的美貌。”

“???”行歌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操劳过度产生幻觉,只说了一句话就出门了?

絮爬藤还在说:“我倾心于您的美貌!”

可是即使自己只说了一句……

絮爬藤也不应该只说一句啊?

不管怎么样,它应该有三句话要说啊?

“我倾心于您的美貌!”

……难道絮爬藤也看脸说话的吗?

难道这是絮爬藤的心声吗?

絮爬藤你把剩下两句话放弃了吗???


15

行歌,第二十八次任务,也是最后一次。


16

结合上一次行歌来敲窗户时所发生的事,窗内那位拥有倾倒众生的美貌的人一头黑线地问:“……你的委托人是想请我喝下午茶吗?”

这句话拯救了陷入混乱的深渊中的行歌,她猛地抬头:“对!没错!不愧是美人姐姐!”

 “……这位姑娘的邀请方式真的很别致,絮爬藤不是被某季刊杂志认定为恋爱敌人么。”

行歌:“……啊?你是说我的委托人吗?”

墨耀的尊者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行歌:“……他是男的。”

……

只有絮爬藤仍然活泼喧闹:“我倾心于您的美貌!”

是啊,絮爬藤唯一没有说出口过的那句话就是“尊敬的艺人小姐”。


17

今天的任务发布大厅也闹哄哄。

“说起来,前段时间那位路人甲先生的悬赏任务怎么样了?”

“那个我不知道,倒是有几个人好像受到了鼓励,也发布了类似的悬赏任务来着……”

“哇!悬赏多少?”

“100羽币左右吧?”

“这么多?”

“毕竟对象是那位难以接近的艺人……”

“有钱人真的会玩……”

“有人接吗?”

“……没有,艺人的团里那些男人好像怒了,挨个去找委托人麻烦了……”

“……”

“第一次委托的,那位路人甲先生,似乎也遭受了什么心灵重创……”

“……太可怕了……”

“果真不能惹啊!”

“……”

黑发少女拖着刚捕上来的一袋鱼走过大厅:“任务完成!请给我赏金!”

今天也在为生活而奔波。


END


(虽然我觉得行歌他们和墨耀并不会同行)

(那就假装他们是偶遇在了某个小镇吧!)

P.S.漫画正篇里,絮爬藤是在山脉里伊洛珈煮聆空时出场的,在药材堆里一直和一边的别椒表白。于是在设定集里,别椒的脑袋上冒着一个气泡,心心念念地想着絮爬藤……xswl

评论(8)
热度(7)
© 小飞帽 | Powered by LOFTER